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UPUPW\vhosts\violinwatch.com\phpcms\libs\classes\form.class.php on line 177 买弓奇遇记 - 专家专栏 - Violinwatch 琴藝網

Position:Home page > Investment > Columns > Text

买弓奇遇记

2014-04-16 12:56:00 · I want to comment (0)

买弓奇遇记

这个礼拜有很多第一次:第一次演捷克作曲家史麦塔纳的歌剧被出卖的新娘,终于把自己放胆在纽约买的第一把无名弓拿去做鉴定,第一次在街上看...

Edit Monika ,ViolinWatch

这个礼拜有很多第一次:第一次演捷克作曲家史麦塔纳的歌剧”被出卖的新娘”,终于把自己放胆在纽约买的第一把”无名弓”拿去做鉴定,第一次在街上看到反堕胎游行,第一次在中国城买佛手瓜回家试做色拉.

第一次听到”被出卖的新娘”歌剧一词是在念师大附中的时候,我还记深深记得那是出自一个师大的地理实习老师之口.那年轻女老师博学多闻,其地理课活泼有趣---至少当时我是那么觉得---虽然其貌真的不扬.当她问道我们捷克最有名的作曲家史麦塔纳(Bedrich Smetana)之最有名的歌剧作品为何时,坐在台下的我们个个瞠目结舌,没有人知道史麦塔纳竟然有歌剧作品传世.

对当时十五,六岁的我们来说,史麦塔纳仅与”穆尔道河”(Moldau)序曲成等号.

等我出国念书了,”被出卖的新娘”(The Bartered Bride)则有了新面目,那就是其序曲是所有乐团甄试必考的乐团片断(Orchestral Excerpts).什么是”乐团片断”呢?那是交响曲或歌剧乐曲中出了名的困难段落,而在一个乐团甄选新团员的审议过程中,除了演奏数首指定协奏曲外,就是以演奏这些困难的乐段来做定夺.”被出卖的新娘”序曲之所以对拉大贝斯或其他弦乐器的人是一个挑战,不仅因为它的速度,也是因为它要求清楚而稳定的运弓技巧.

在音乐院的时候虽然把这首”被出卖的新娘”的序曲练到滚瓜烂熟,但是从来没有意想到有一天,竟然会演出全本的”被出卖的新娘”.那也难怪,我从没想过会考上巴黎歌剧院,而且上回巴黎歌剧院演出”被出卖的新娘”已经是1921年的事.

再说到弓.

今年五月去纽约的时候抽空逛了琴行,去了有名的纽约琴商已是知名制琴师Beare Charton店里.我虽知道另一家在长岛的Kolstein也很有名,可是我在纽约停留的时间不长,所以只想留在曼哈顿岛上.也正因为在纽约的时间有限,所以和老公两人那天先到处采买过瘾了,才到Beare Charton店里,换句话说,我们身上根本没有带弓,可是仍旧扑到人家店里要试乐器.

接待我们的Charton拿了好几把十九世纪的意大利琴给我们试,我惟一看得上眼的却是一把英国琴,可惜自己财力有限.但是琴虽然买不起,Charton借给我试琴用的那把弓却很合我的胃口.

我问:”谁做的呢?”
Charton说:”确定是二十世纪初的法国弓,可是没有盖钢印,我没有办法告诉妳这是谁做的.”

这可莫名了,我看上了一把”无名”弓.

我再问:”多少钱呢?”
”X千美金.”

我眼珠差点没掉下来.什么,一把不知谁做的弓,固然对我而言是一把上乘的弓,可是这价钱也未免太不合理.我犹豫着.

Charton 再说话了:”虽然我没有办法告诉妳这是谁做的,但是光看弓杆就知道这是一把好的乐器,所以这种乐器自然有某种行情,我不可能贱价出售.”


当然我可以立刻把那把弓放下,说服自己不需要再多一把弓,然后转身离开,可是我就是放不下手.我觉得这一把弓真好,就可惜它没名字,不知是谁做的弓.但是反过来说,它有没有”名”,重要吗?对一个音乐家来说,最重要的不应该是那乐器本身,而无关那制弓师的名气大小吗?可是同一时候,我也对自己的判断力感到怀疑:”万一我错了呢?”我虽对自己的音乐家直觉有某种程度的自信,可是万一?

我僵在那里, Charton此时很识相的说:”我楼下还忙着,你们先讨论一下,我再上来.”

等他一走,我又试了几下,真的好弓,很不甘愿就这么离去,可是他开的价钱是一笔不小的预算,所以我一边手中握着那把”无印良品”,一边又希望老公能劝服我拉倒了事:

我问老公:”我钱够吗?”
老公微微笑:”够啊,不过妳跟他讲讲价吧,况且欧元对美金强势中.”

老公竟然没有阻止我,而且如果我买下这把弓不至于让我从此列于法国国家银行系统的黑名单上,好吧,那就孤注一掷吧.

结果真的就买下了,虽然和Charton在价钱上拉锯了一下.

回到巴黎,心想的第一件事就是送到世界有名的鉴弓权威Jean-François Raffin的店里给他鉴定,可是在行动上却是拖拖拉拉,迟迟不去.要知道,Jean-François Raffin是全世界最有公信力的鉴弓专家,他鉴定一把弓只需几秒,肉眼一看就知道这把弓是那个名家做的,市价多少钱,而他的鉴定结果就像圣经,无容置疑.


也许在下意识里,我怕听到坏消息吧,好比,此弓乃由一个制弓”小”家,而非大家所制,或是,我东西买贵了,超出了市价,尤其当一个对乐器很有研究的朋友到家里吃饭,对这把乐器的状况有点异议,我更是对鉴定一事裹足不前,一直到这个礼拜.


我不得不把弓拿去做鉴定,如果我想要向乐团申报保险的话.要去之前,我先跟Jean-François Raffin店里约了时间,因为Jean-François Raffin先生受到全世界的邀请,所以并不是随时在店里.当天我准时到店里,等他忙完前一批日本客人,待我们客套公式过后,我战战兢兢送上那把弓.他看了看,说:”这弓杆很好,很实,是把好弓,是Bazin本人做的弓.”完全不在意我那把弓杆上没有钢印这件事.

Bazin?Charles-Louis Bazin (1881 - 1953)?法国制弓大家,Charles-Louis Bazin?太美了,我没有看走眼!!!!

我还是不放心,我说:”Raffin先生,您可以帮我看一下,这一把弓有什么缺点吗?”他说:”没有,好得很.”他又指着弓杆后方说:”您看,杆子这里都给磨圆了,表示这把弓很好拉,很顺手.”他指的那个地方,正是我们那朋友所担心,怕杆子曾给以前的人给削细了,其实并没有.

高兴自己敢放胆买下一把弓不是因为它的”名”,而是自己真的相信这是一把好乐器.

The articles signed name or not about their opinion is not represent 《ViolinWatch》
0.388330